走,到农村创业去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2020-10-15 11:30 合肥创业网
  
——--返乡入乡创业渐成热潮

  乡村休闲旅游带动创新创业,农产品直播电商节掀起购物热潮,农民创新创业孵化平台不断完善……眼下广袤乡村正成为创新创业的热土,各类人才在乡村投资兴业,涌现出很多新的创业项目,为农村发展培育了新动能,拓展了农民就业空间和增收渠道,为推动农业农村现代化提供了有力支撑。

  短视频创业+扶贫,方兴未艾

  来自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的王小乔仅用几年时间,就从一名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变为拥有613.3万名粉丝的网络“大V”。作为一名90后,王小乔大学毕业后,没有选择到北上广深等大城市工作,而是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通过拍摄短视频进行内容创业。

  作为自媒体的创业者,王小乔所拍的短视频立足乡村民俗题材,真实记录现代农村生活的点点滴滴,给人特别“接底气”的感觉,有一种笨拙却又朴实的美,深受广大网友喜爱,粉丝数不断飙升。

  除了向城里人展现乡村生活,她还通过视频推销家乡农产品,使家乡特产被更多人认可。2018年,王小乔连续3天无偿为当地蒜农进行网络直播,销售大蒜3万多斤。

  在做好公益活动的同时,王小乔也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招聘了几名员工,实现了以创业带动就业。

  王小乔是当下乡村短视频创业群体的一个典型代表,他们通过真实记录“三农”领域的方方面面,实现了吸引粉丝关注和乡村资源营销的完美结合。

  “抖音、快手等自媒体平台的发展,为乡村新业态创业群体打开了一扇窗。创业者将日常生活拍成短视频,让城里人了解乡村的风土人情;通过直播进行产品销售,畅通了农产品销售渠道,增加了收入。以短视频和直播为代表的互联网技术与中国广袤农村相结合,正释放出巨大的经济能量。”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副秘书长李建华说。

  “短视频+直播”已经成为中国农民致富的“新农具”“新农活”。根据快手提供的数据,累计超过2500万人从快手平台获得了收入,其中660多万人来自国家级贫困县区。

  “通过赋能乡村农人运行‘新农具’,打破了信息瓶颈,让贫困户有尊严、有面子脱贫,对打赢脱贫攻坚战,助力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李建华表示。

  合作社组团+党建,转型升级

  乡村新业态创业,一方面需要直播、短视频等方式实现对农产品信息和旅游资源的广泛传播,另一方面也需要一大批新农人通过农民合作社的方式实现组团发展。

  “以往单打独斗式的创业模式在新业态下很难形成规模化、批量化产品供应,而直播带货以及订单式销售需要质量稳定和规模化生产,专业合作社能够满足这一需求。”黑龙江省五常县某大米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张宏告诉记者。

  和张宏的感受一样,毕业于云南农业大学食品工程系的周枫凌,凭借自己在制药行业和大型农业集团企业多年积累的经验,看到了家乡--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特色农产品三七的市场前景,并投身到三七种植产业,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

  周枫凌于2014年带领麻栗坡县漫马村村民成立“童心三七”农民专业合作社,2015年“童心三七”合作社被评为文山州三七产业发展十大专业合作社,2018年“童心三七”合作社帮扶10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实现脱贫。此外,周枫凌还建了一个三七粗加工厂,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周枫凌作为新农人的代表,高度重视互联网的宣传和销售,不但上线了“三七宝”产业互联网平台,还建立了合作社的微信分销平台、淘宝店铺。

  “乡村新业态创业利用互联网渠道进行营销信息整合进而实现几何级传播只是第一步,实现渠道变现才是根本。乡村新业态创业的背后有很多劳动密集型项目在支撑。从现代农业的生产组织方式来看,专业合作社是最好的选择,一方面有利于科学种植和管理,另一方面也能实现效益最大化和带动就业。”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县域电商发展委员会秘书长张文波说。

  业内人士表示,乡村新业态创业目前最急需的是具有新业态领域创业经验的人才,而补齐这块短板在当下就是充分发挥“党建+电商”的作用,充分调动乡村党员干部的积极性。

  “乡村党员干部熟悉农村环境和风土人情,更容易获得百姓的信任。通过党建引领,可以提升农村电商组织化水平,让电商创业者找到组织,提高创业成功率,点燃脱贫新引擎。”张文波说。

  “放管服”改革+帮扶,行稳致远

  乡村新业态创业离不开政府的政策支持。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有众多农民工留乡或二次返乡,农民就业增收受到一定影响。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有关部门更加重视乡村新业态创业所带来的社会效益,纷纷出台各种扶持政策,进一步加大“放管服”改革的力度,一大批农村创业创新项目和人才脱颖而出。

  作为长期关注乡村新业态创业的业内人士,李建华指出,乡村新业态创业离不开供应链、物流等基础设施和电商培训等服务体系的支撑,这也是发展乡村创业的关键和核心。

  “目前,农产品电商配套设施和支撑服务体系仍然滞后。冷链物流滞后,造成生鲜农产品在物流环节损耗较高;农产品产后分级分拣、包装、加工仓储等都需要加强;农产品营销竞争激烈,宣传成本过高,对于很多小微企业和创业者来讲,无力承担。”李建华说。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随着乡村新业态创业迸发出蓬勃的生命力,政府有关部门对乡村新业态创业的扶持让创业者干劲满满。

  今年8月,人社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印发了《关于做好当前农民工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提出支持返乡入乡创业带动就业,在优化创业服务、提供创业补贴、加强创业载体建设等方面给予政策扶持。此外,今年8月,江西省委组织部、省扶贫办、省人社厅等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强化创业致富带头人培育助力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通知》,提出到今年年底,将在每个建制村培育至少1名创业致富带头人。今年年初,江苏省政府印发《关于促进乡村产业振兴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走在前列的意见》,聚焦乡村产业特点,强化重大项目、重点主体、重要品牌、重点平台、重要支撑五大抓手,在政策“含金量”上下足功夫,打出“钱、地、人”组合拳,吸引各类返乡留乡人才在家门口创业创新。

  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背景下,农民第一次和城里人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有理由相信,乡村新业态创业将会给农民、农村、农业带来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作者:本报记者王永)

 来源:中国劳动保障报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