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接班实业到金融创业,他一直在寻找属于“创二代”的新奶酪
来源:羊城晚报 2020-09-11 10:16 合肥创业网
  多年前,一本名为《谁动了我的奶酪》的书风靡全球,书中讲述了四个不同角色在迷宫里寻找奶酪的故事。一位读者从这则寓言小故事中读到了传承旧财富和寻找新财富的启示,于是他在学习父辈制造业如何经营的同时,跨界创立了一家私募基金,并将其命名为“奶酪基金”,这位读者就是巨大集团执行董事、奶酪基金创始人庄宏东。


“我总说自己是‘三无人士’”

2009年,广州巨大集团下属的南沙东涌电视机生产基地来了一位刚毕业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颇“有个性”,他没有办公室,甚至没有固定的办公桌,辗转在多个部门工作;他不喜欢用电脑,更拒绝繁琐冗长的管理流程,办起事来干脆利索。后来同事们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就是巨大集团董事长庄炳武的儿子、英国威尔士大学经济学新晋毕业生庄宏东。

在基层工作一段时间后,庄宏东开始思考:自己需要承担更多。在一次南美出差回来后,庄宏东向父亲主动请缨,顺利争取到集团总经理一职。回看当初的决定,庄宏东用“初生牛犊不怕虎”来形容。“我在基层磨砺的时间不算长,就开始做管理岗位,做了总经理之后,各种难度才开始显现出来。”

“当时我只是一个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开始学习管理着一家工厂,领导能力、管理经验、专业知识都还不足以驾驭。”庄宏东回忆,虽然父辈明面上没有提供帮助,想让他“放开手脚”,但背后肯定有做了一些工作。大概用了几年的时间,他才从企业管理中摸出点门道来。

在同事眼中,庄宏东和传统管理者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我总是开玩笑说自己‘三无人士’——没有办公室、没有电脑、没有秘书。没有办公室,我可以天天‘混在’员工中间;没有电脑,小事平板解决,大事面对面沟通,提高效率;没有秘书,减少上传下达的环节。”这“三无”成了庄宏东快速融入企业的小秘诀。

很快,这个有着国外留学背景的“企二代”发现了自己的优势。“站在父辈的肩膀上,我有机会接受到更多的教育。作为年轻人,我了解同龄人的消费喜好,和父辈在交流碰撞中也容易捕捉到产业商机。”在庄宏东的推动下,巨大集团的创新步伐加快。巨大集团以影碟机起家,后来主要出口音响、电视机等产品。庄宏东进入集团后,参与开发了平板电脑、会议显示屏等多个品类,这一决定正好迎合了当时方兴未艾的移动互联网趋势。

同时,庄宏东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积极开发中东、东南亚、非洲市场。“大多老一辈管理者囿于时代环境,在境外市场开拓中不得不带上翻译,交流信息免不了有阻碍。我飞到非洲、东南亚、中东和当地的客户面对面谈,开发了不少新市场。” 庄宏东的开拓很快有所回报,在任职总经理两年间,他管理的企业实现了营业额翻倍。

“做金融不仅仅是为了管理自家资产”

2015年,在巨大集团工作了6年多的庄宏东和父辈商量后决定:成立私募基金,让巨大集团进军资产管理领域。“可能有的人会觉得,作为一个‘企二代’,家里有了财富基础,就做金融去管理自家资产。从我个人角度,不是这样的。”庄宏东一边说着,一边坚定地摇了摇头。

“我出国读大学前,要对自己的专业方向做一个选择,我当时就选了金融。金融一步步烙在我的成长轨迹上,是我的必由之路,父亲也十分支持。”庄宏东表示,这个选择既是深思熟虑,又是自然而然。尽管庄宏东有多年金融教育背景,本身对金融兴趣浓厚,但选择开拓金融领域的重要考量,一方面是巨大集团长足发展需要寻找新的奶酪,另一方面也是顺应时代的发展。

庄宏东拿出一张名片,向记者展示名片背面:“巨大集团”四个大字下面写着“科技·地产·金融”。“这基本上是我们巨大集团的发展脉络。”庄宏东说,巨大成立于1996年,从制造业起家,在行业打拼多年积累了一批资金。巨大将这笔资金投入到地产行业,巨大创意产业园等多个产业园区拔地而起,成为第二个十年的支柱业务。如今,制造和地产业务带来的庞大现金流,集团需要再次寻找新的产业方向,金融成了首选。

“成立私募时,父亲跟我说,你今天出来做金融,不是因为家里有资源给你做金融,而是因为你自己有能力把这个事业做好,你要做到行业的佼佼者。”

成立四年多来,奶酪基金运行稳健。带着实业派私募的“标签”,庄宏东表示,实业经历让他对二级市场投资有独到理解。“二级市场投资和做实业是一脉相承的逻辑,做投资就是要选择优质企业。我们用做实业的思路和眼光去选择投资标的,就是一种价值投资,这会让基金走得更加稳健。”

“我喜欢收藏‘黑天鹅’来提醒自己”

在奶酪基金的办公区里,记者不时会看到各式各样的“黑天鹅”摆饰。二级市场投资者往往对“黑天鹅”避之不及,但庄宏东却对它“情有独钟”。“我喜欢某水晶品牌的黑天鹅饰品,每次出差回来总会带一些。常常带回公司,后来同事们都不让我进来。”庄宏东笑着说。

“我收藏黑天鹅就是要提醒自己,时刻要有危机意识。”私募基金行业竞争大,淘汰率高。在庄宏东看来,奶酪基金要生存下来,稳健是第一位的,需要建立严格的风控体系。而这种强烈的危机意识,正和父亲庄炳武一脉相承。

庄炳武来自广东汕头潮阳,和很多创一代的潮商相似,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业,先后办过服装厂、家具厂。1996年,他成立巨大集团,以生产家庭使用的VCD为主,是国内最早进入碟机行业的企业。此后,巨大集团不断发展,经过20年的努力,产品从单一的VCD机发展覆盖了液晶电视、家用音响、无线数码等多种音视频产品,从只能简单的加工生产发展到拥有专业的研发团队。

“巨大是做影碟机起家的,现在家庭几乎都看不到影碟机了,如果我们做不到不断应对新变化,不可能发展到今天。”在庄宏东的印象里,父亲有着潮商脚踏实地、吃苦耐劳的典型特质,同时对产业趋势、业界变化有着敏锐的触角,且时刻保持着居安思危的危机意识。“我们每年都会推出一个新产品立项,当然有成功也有失败,但我们一些好产品都是从这些尝试中来的。”

在传承潮商务实进取的企业家精神的同时,庄宏东认为,新一代潮商也有他们的优势。“开拓性、前瞻性,可能是我们‘企二代’能带给企业最重要的东西。”从开发平板电脑和会议显示屏到开拓非洲、中东、东南亚市场,从实业经营到跨界金融,庄宏东一以贯之的思路是为巨大集团拓宽新赛道。如今,多年布局已经初显成效,今年疫情突然暴发,巨大集团部分出口业务受阻。“得益于我们一早在非洲国家的布局,非洲份额提升至出口额的两成以上,大大对冲了疫情带来的风险。”庄宏东表示。

对话庄炳武:子承父业应该是对文化、对精神的传承

羊城晚报:作为一名创业的“一代”企业家,在您看来,和“二代”企业家最大的差别在哪里?

庄炳武:两代人的生活经历和文化理念不同。大多数“一代”企业家没有父辈提供的羽翼,受教育程度普遍不高,都是在艰苦环境下凭借着自身的胆识、远见以及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成长奋斗起来的,大部分都低调、朴实。他们身上更多的标签是艰苦创业、埋头苦干和不屈不挠。但“二代”企业家与父辈的成长路径明显不同,他们有着更全球化的视野、更现代化的认知和享受着更智能化的技术。相比“一代”企业家的实干精神,他们的思想开放、活跃,尽管机遇难得、挑战更多,但他们身上有更大、更强、更好的可能。

羊城晚报:庄宏东在实业之外,又独立创业设立了奶酪基金,您对此怎么看?

庄炳武:我扎根实体经济已有30多年。目前巨大集团致力于打造视听产业新生态,是广东省2家“国家高新技术产业标准化试点单位”之一。长期以来,巨大集团深耕实业生产,却缺乏资本领域的布局,尤其今年我们经历了疫情,民营企业遇到一定的挑战。

奶酪基金在创新投资模式,推进产业与资本的有效融合方面有自己的独特想法,通过对成长期、成熟期的优秀企业开展投资,可以进一步完善集团实业产业链,推动集团在多个领域具有更加广阔的合作空间,让集团拥有更大的产业主动权和话语权。,我们认为,一条腿走路终归是不行的,要积极谋求转型升级,奶酪基金正好是一个契机。

羊城晚报:您与后辈如果在企业经营上有分歧,一般怎么解决?

庄炳武:制造业是一门讲究细致的技术活,现阶段孩子们还没达到我想要的要求,仍有所欠缺,所以,在企业发展方向及经营策略等大方向上,我会给他们思路和指引;在新领域开拓、新产品研发等方面,我会放手让他们试试。偶尔两代之间会在观点和做法上存在一些碰撞,这些都是正常的,只要多沟通,总有解决的办法。

羊城晚报:子承父业,是中国很多年来的传统。您对于儿子的期望是怎样的?

庄炳武:子承父业是一种传承,但我认为应该是对文化、对精神的一种传承,并不是对父母事业的一种传承。成功没有快车道,希望他能够承接我们这一辈人的理想和信念,秉持“实业兴国才是硬道理”的理念,用心做事,不断挑战自我、刷新自我、超越自我,在实践中不断积累经验,获得自己的成功。

羊城晚报:您认为最重要的企业家精神是什么?如何将这种精神传承下去?

庄炳武:艰苦奋斗、敢闯敢干、专注品质、追求卓越、坚韧不拔、无私奉献等,这些都是老一代优秀企业家身上的精神特质,更是重要的无形财富。虽然我们不服老,但不得不承认,我们正在老,或许,对年轻人的传、帮、带,让他们在传承中创新发展、专注品质、追求卓越,是我们“一代”企业家的使命和责任。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莫谨榕 孙绮曼)

来源 :羊城晚报·羊城派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