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晓菲:8年GMV超1000亿,一个创业者坚持的长期主义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2020-04-30 10:20 合肥创业网
  

这两年,姚晓菲深刻体会到了一个词——借假修真。她认为,“创业是在和平年代最好的自我修行。”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刘哲铭

编辑|李薇

凌晨4点49分,姚晓菲滑动着手机屏幕,微信里的未读提醒小红点一一消失,这是白天一个接一个电话会中遗漏的各类信息。

对于一家GMV(平台交易额)超1000亿元的公司来讲,创始人注定面临这样的生活节奏。融贯电商平台已帮助100余家医药工业企业、2600余家医药商业企业及超过27万家药店终端、诊所及医疗机构实现“互联网+”的战略升级。

不过,姚晓菲坦言,2019年是她创业以来倍感压力的一年,“一方面市场政策发生巨变,越来越多的利好政策出现,同时这个行业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这一两年资本市场也不是特别好。我开始有点焦虑、着急。”

这两年,姚晓菲也深刻体会到了一个词——借假修真。“创业是在和平年代最好的自我修行。”姚晓菲说。2012年,从英国归国后,她把目光盯在了医药行业,“整个医药产业的运营效率很低,比如药品的出厂价和最终到老百姓手里的零售价差距很大。”

经过8年发展,融贯电商不仅解决医药流通问题,且已形成以第三方医药全产业链整合服务平台“我的医药网”、Saas云药房智能服务平台“菲加云”以及智能诊所移动服务平台“我的诊所”为基础的医药全产业链服务体系。

外界在认识融贯电商时,常把其核心业务归于B2B,但姚晓菲并不这样认为,她强调融贯电商是服务医药全产业链的“S2B2C”模式,“大家对这些复杂的传统行业越是深入,越会发现可能不是B2B模式或O2O模式,它的链条相比一些其他简单行业要长很多,而且环环相扣,例如,三医联动,医疗、医保、医药,这个产业是怎么联动的,互联网的模式就应该是怎样串联和重构”。

创立之初,姚晓菲希望能够搭建“平台共赢”的交易结构,让大家共融共生,但如今看来,这样的愿景有些理想主义。“当一个产业面临大的技术革新和升级时,并非所有人都可以自我创新和升级,有人的确会在新的浪潮中被淘汰,这是必然。”姚晓菲分析。

姚晓菲举例说,一些药品批发商,为了一点补贴选择加入一些模式激进且促进不良竞争的平台,结果这些平台摇身一变成为批发商的竞争对手,这其实伤害的是批发商原本就不高的利润,而批发商们也开始变得不相信互联网合作伙伴,“不能建立互信关系”,这个问题双方都有责任。

回顾这些年,姚晓菲坦言,融贯电商交了些学费。但这些并不是这个能晚睡早起的女性创业者的压力来源,她表示,真正的压力来自于担心无法完成那些帮助过融贯电商的良师益友们的期许。

以下为姚晓菲接受《中国企业家》的采访整理:


理想主义

2012年,当我从英国回来创立融贯时,我们确立了“汇聚产业力量,守护生命健康”的初心。现在看来,我们的确有些“理想主义”,但也幸好,我们“理想”地选择了这个初心。

当时,整个医药产业的运营效率相对较低,行业问题层出不穷。比如,医药流通环节里,药品的出厂价和最终到老百姓手里的零售价差异很大,中间从一级批发商开始,会经过冗长的批发商链条才能最终到人们手里。但同时,互联网不仅渗透到吃穿住行等消费行业,也在给这个极其传统的行业带来新的机会。

我决定把握这个契机。在商业模式上,融贯试图搭建“平台共赢”的交易结构,让大家共融共生。这个行业里有一些友商平台,或者说有一些商业模式确实是带着颠覆者和革命者的色彩,但我们不是,我们希望搭建起让大家更好服务需求侧的产业生态,而需求侧只有一个,老百姓。

创业8年来,我意识到我们带着“共融共生”的愿景来做这个事情,其实骨子里是有理想主义的。当一个产业面临大的技术革新和升级时,并非所有人都可以自我创新和升级革命,有人的确会在新的浪潮中被淘汰,这是必然。

或许我一直有些“理想主义”。创业之初,有很多长辈劝我,不要“趟这浑水”,因为医药行业链条很长,利益相关方也太多。不过,我想既然这个行业必然要改变,为什么不是我去改变呢?如今回头看,幸好,当初我“理想”地选择了创业,也“理想”地选择了融贯的初心。

在这个过程中,融贯交了不少学费。但我始终认为理想主义也并不是坏事,这件事情要彻底做成必须有坚定的理想主义、务实的理想主义。理想主义让我们筛选掉“不一致”的合作伙伴,务实也让我们在产业巨变中保持清醒,认识到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绝对不能做。



借假修真

有些报道说我小时候考试经常考第一名,所以有人问我会不会怕有一天考不到第一而有压力?其实真的没有。我做事不喜欢和别人比较,只想找到自己真正的兴奋点,实现自我的价值。初中毕业后,我就遵循父母心愿,去英国念书。人生要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然后为之奋斗,这一点也是我在国外多年求学、工作的重要收获。

现在是晚上9点,我们聊完后,还有好几个电话会等着我,这就是我长期以来的工作常态,但我乐此不疲。

如果说真正感到有压力的时候,是去年。2019年是我创业以来倍感压力的一年。一方面市场政策发生巨变,越来越多的利好政策出现,但同时,这个行业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说实话,对这个行业真正能理解到精髓的、有辨别能力的人,其实不多;另外,我们也看到这一两年资本市场也不是特别好。我开始有点焦虑、着急。

不过,这两年,我也深刻体会到了一个词——借假修真。另外有一句话,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个词:创业是在和平年代最好的自我修行。其实对于众多创业者来说,无论大家的创业方向是什么,都是表象,是帮助你去修背后的真理。

理解这一点后,我内心非常平和,融贯一步步走过来,发展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我们已形成以第三方医药全产业链整合服务平台“我的医药网”、Saas云药房智能服务平台“菲加云”以及智能诊所移动服务平台“我的诊所”为基础的医药全流通服务体系,构建了服务医药全产业链的“S2B2C”模式。

越来越多的目光挪向产业互联网,并开始关注传统行业的一些创新模式。资本的涌入势必会带来一些我们认为不太能真正创造价值的模式,比如补贴、人海战术。很多人希望能将一些TMT中的模式简单粗暴地复制到医疗行业中,但我知道这个东西长远走不通,也没有真正解决行业痛点。



成与不成

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但同时我也明白输不起的人就赢不了。

赢并不是指的上市。上市算不算成功?商业模式做到哪一个点上叫成功?这都是很外在的判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我来说,我很幸运,刚入行时就结交到很多行业里的良师益友。一群大家有一致理想的人走到一起,也在团结更多的有志之士。我们都说因人成事,如果没有这些人,这个事就成不了。

我经常会说,我何德何能遇到这么多良师益友的帮助,我也在想我该怎么回报他们。每次想起这种责任感,就会有压力,就想我一定要把这事做成。总的来说,我是一个乐观的人。这两年对我来说,内心成长上的确是承受着很多压力。但我也明白,很多时候成一件事情,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过往一年我持续在想一个问题,什么叫成功?什么叫我负了责任?我现在给出的答案是:我觉得每时每刻都尽全力,确保一直坚守做对的事,就是在回报支持我们的人了。

未来的事,谁都无法预料,我能保证的是坚守初心,做对的事,做坚定的长期主义者。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