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2020-04-08 08:53 合肥创业网
  

“我们会在疫情中吸取教训,变得更好更强。”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不少人开启在家办公模式,远程办公自然成为不少公司的首选。而主打多人视频会议的软件ZOOM,在此期间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去年12月,其每日远程会议参与人数约为1000万,到今年3月,人数暴增至2亿。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用户的激增,也推动了公司股价飙升。2020年这短短3个月,ZOOM股价大涨超130%。尤其是在美股多次熔断、蒸发数万亿市值后,其股价仍一路飙升至164.94美元(1美元约合7元人民币)。



ZOOM创始人袁征的净资产也“水涨船高”,其身家在近几个月增长至565亿元人民币,成为胡润全球富豪榜上财富增长最快的企业家,一时间风头无两。



可袁征的笑容还没在脸上挂太久,ZOOM就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网络上在短时间内出现了大量关于ZOOM安全和隐私漏洞的帖文,使用ZOOM的用户还频繁遭受不法分子的攻击。为此,SpaceX和NASA命令员工禁止使用ZOOM,甚至连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也发出警告,提醒用户使用ZOOM时注意网络安全问题,不要在社交媒体上广泛分享会议链接,以防机密信息被黑客获取。



从逆袭美股的华裔程序猿,到网络安全问题大爆发的“众矢之的”,ZOOM可谓人红是非多。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麻烦的“ZOOM******”



就在两周前,ZOOM还因为开展远程教育、增进亲友的联系而受到广泛好评。如同前一阵飘在热搜上的钉钉,ZOOM在疫情期间成为人们联系彼此、沟通情感的重要途径之一。



ZOOM的免费版本最多可支持100位用户参加会议,相比之下,微软的Skype免费版本只可容纳50人。此外,ZOOM还加入了用户可自定义照片背景、可更改摄像头角度等功能,以提升用户体验。



为此,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使用ZOOM。从早午餐、生日聚会到读书俱乐部,连办婚礼、开葬礼也都用ZOOM。前一阵,因感染疫情在家办公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也是通过ZOOM召开首场内阁远程会议,并在网络上分享了会议截图。



此外,ZOOM还成为大型活动的首选平台,英国歌坛巨星艾尔顿·约翰为新冠肺炎疫情举办的群星音乐会也是通过ZOOM举办的。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鲍里斯·约翰逊社交平台截图



ZOOM在短时间内获得如此之高的关注度,这可是“互联网老大哥”谷歌和微软都没有过的高光待遇。



不过树大招风。与此同时,网络上关于ZOOM安全问题的爆料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被称为“ZOOM-bombing(ZOOM******)”。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ZOOM******”



更有甚者会在论坛里教授如何制造“ZOOM******”,还在社交平台上召集网友,有针对性地联手破坏一些会议。



面对大大小小的漏洞和质疑,袁征不得不出面在4月1日正式公开道歉。他表示,在未来90天内暂停ZOOM所有新产品的开发,直到隐私和安全问题得到解决。他还说,公司想雇佣更多员工来审查平台上的骚扰行为,计划为用户提供更多默认的安全和隐私设置,但并没有具体说明公司将聘用多少全职员工。



受安全问题影响,公司股价也连日暴跌,相比此前高点已下滑26%。



在此之前,袁征从未想过ZOOM会因为大量安全和隐私投诉问题而遭受非议,“感觉我们好像成了靶子”。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曾被美国拒签8次



令人诧异的是,这样一个软件,当初发明的初衷竟是袁征为了与远在异地的女朋友视频聊天。



1987年,考入山东科技大学的袁征,与交往多年的女友陷入了甜蜜而又痛苦的异地恋。两人因为相隔甚远,一年只能见两次面,每次还得舟车劳顿,在火车上折腾十几个小时。



别的小情侣遇到这种情况顶多抱怨两句,承受这种痛并快乐着的恋爱,可袁征却开启了他天马行空的想象。“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有一个设备,让我一打开就能看到她,就能和她通话,就像我们在同一个房间里一样该多好。”



在那个年代,中国互联网还处于研究试验阶段,距离1994年接入全球互联网尚有时日,更别提社交媒体和视频通话了。袁征的想法无异于白日做梦。



或许是借着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又或许是凭着理科生的眼光和独特的浪漫,袁征把视野投向了美国,决心踏上互联网的初浪。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不过,他这股热情在办签证时被浇了好几桶凉水——2年内,他被拒签了8次!



估计签证官看他这张脸也看得烦了,第九次,袁征终于被放行。可当他兴致勃勃地走进硅谷却发现,等待他的还有语言不通等诸多麻烦。



除了那依旧热乎乎的初心,此时的袁征只有一身编程的本领,最多也就做个拼命敲代码的程序猿。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1997年,在不懈努力下,袁征终于得到了一份由视像会议技术公司WebEx发来的offer。对这份工作,他全力以赴:“如果我的对手说他一天工作8小时,那我就工作10小时;如果他不睡觉,那我也不睡觉。”



10年后,袁征看到,这家当初只有10名工程师的小公司已经扩员到800多人,公司的收入也从0变成了8亿多美元,心有感触。他不再仅仅想当一个工程师。



在专心码代码的同时,他抽空在斯坦福大学修了MBA。管理方面的野心和才能,逐渐在这个码农的身上显露出来。此外,除了程序猿的身份,他还在视频技术方面颇有建树,拥有11项专利和20多项待批专利。



2007年,WebEx被思科公司收购,元老级别的袁征升任思科工程副总裁。作为一名亚裔工程师,他能晋升到这个职位实属不易。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最受员工欢迎的CEO



在思科工作了几年后,袁征发觉,公司的发展道路似乎和他的设想有些偏离。



其实,随着Skype、Google Hangouts、WebEx、FaceTime等产品相继出现,当时的视频会议市场已近饱和。但在认真考量之后,他认为这些产品都没有有效地解决客户的需求。



他敏锐地感知到,客户真正需要的是一种基于云的会议室解决方案。于是,他决定离开思科,并带走40多位和他志同道合的工程师。



2011年,袁征创办了一家专注于提供视频会议服务的公司——ZOOM。



拥有了人生中第一家公司,他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在墙上张贴海报。海报上用中英双语写了3句鸡汤文↓↓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这3句话出自世界最大零售商——沃尔玛的创始人斯科特。斯科特成功的道路并非是金子铸成的,他关于领导力的那些话深深地打动了袁征。



为此,袁征每天都会登陆公司网站,查看用户留言,听取“不加滤镜”的见解。他还会亲自给每个退订的用户写信,询问对方退订的原因。



或许是从来没遇到过如此亲历亲为的CEO,一位顾客在回信中指责ZOOM把自动回复假称为CEO亲笔信。袁征一看乐了,只得再次回复,告诉对方若不信可以打电话来确认……



在袁征眼里,他最重视的企业文化是快乐与关爱。这一点不仅仅是对顾客,对员工们也同样适用:“我不希望我的员工每天连床都不想起,也不喜欢去上班。若干年后,他们退休了,回首在ZOOM工作的日子,那段回忆应该是甜美幸福的!”



比如,让全世界员工都头疼的“加班”问题,身为领导者,袁征有着不同看法。



他从来不强求员工加班,只会告诉员工某个项目的重要性。好的员工会关心公司的利益,也会主动花时间做好每一件事,自愿来加班。对于这些员工,领导层会主动提出给他们发奖金,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为公司的奉献也是会有回报的。



另外,公司内部还设有“父母日”和“子女日”,可以邀请员工的家人来公司参观,“我们做了很多小事情,但是更重要的是要让员工真切的感觉到我们是在像家人一样的关心他们。”



有这么一位高情商的大暖男CEO,公司员工简直就像泡在蜂蜜水里似的,散发着甜甜的暖意和活力。平日里,大家经常一起聚餐,还会到各地参加公益和志愿活动。



在员工面前,袁征从没有领导架子。在一次周年用户会议上,他还亲切地为员工帮忙倒咖啡↓↓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如此平易见人的CEO,自然会受到员工的喜爱。



2018年,美国求职网站“玻璃门(Glassdoor)”发布了2018年度全美100强CEO的榜单,员工们可以在留言区对自己就职公司的资薪水平、工作环境、企业领袖等做出评价。依据员工们的匿名留言和打分,网站会统计出企业的得分以及高管们的支持率,从而为求职者提供参考。



令人想不多的是,袁征以99%的员工支持率高居榜首,不仅把第16位的扎克伯格和第96位的库克远远甩在身后,还比CEO们的平均支持率高出了30%。



从被拒签8次到亿万富翁,他走了23年,如今遭遇安全“******”,能否渡过一劫?


2019年,ZOOM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股价在第一天就飙升80%。此后,公司股价一路上涨,就在今年年初,知名投资机构高瓴资本就清空蔚来汽车股权,重仓ZOOM。ZOOM在当时的市值已达357亿美元,袁征也成为硅谷新的亿万富翁。



他曾说:“我年轻的时候想要理解生活是为了什么,但却找不到答案。后来明白生活就是为了追求幸福,而为他人创造幸福,你自己的幸福才能持续。所以我创办公司也遵循这个原则,努力让客户幸福。”



初心是好的,但摊子铺得越大,越容易出问题。



因为ZOOM的问题一直未能解决,袁征只能一边忙于公关,一边积极寻求解决方案。



“ZOOM******”爆发后,袁征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如果可以再次选择的话,他会回归B2B业务上。可是现在的“游戏法则”已经完全不同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去解决那些麻烦的“******”。



“我们会在疫情中吸取教训,变得更好更强。”    (|作者:二水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