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民办营利园创业调查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09-03 11:14 合肥创业网
    民办园正在满足这届家长的多元化教育需求:有的教室一整面墙都是透明的玻璃,能清晰地看到教学情况;有的倡导互联网+教育,家校沟通非常方便;有的引进了STEAM课程;有的以瑞吉欧等理念见长;有的午餐四菜一汤,孩子自助排队……幼儿园是一束光,照耀孩子的同时也照耀家长。

  3位女性合伙人终于建起了梦想中的“幼儿园”。

  9月2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乐学儿童之家迎来首批新生。从只有十几个孩子的家庭园转型100个学位的社区办园,回想这一年多的日与夜,创始人袁源感慨“一言难尽”,办园难、师资难、招生难……重重考验一路伴随。

  “我们解决的是20%的学前教育市场痛点,服务社区周边入园难的居民。”袁源说,随着80后、90后家长的教育程度提升和消费升级,他们有多元化的教育需求,更加注重教育品质。

  她提及的“20%”,是指2018年11月印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明确,到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园和普惠性民办园在园幼儿占比)达到80%,其余20%为民办营利园。

  大量民办园走上转型之路,很多家庭园在寻找场地和机会进行社区办园。近日,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了北京市多位学前教育领域的创业者、幼儿教师和正在寻找幼儿园的家长,记录他们的创业故事和选择。

她看到合适办园的房子两眼放光,当场签下10年租约

  2017年年底,袁源接手了一个家庭园,她的一位合伙人的孩子在园里上学,另外一位合伙人教学经验丰富,3个人都认同早期教育影响孩子一生,她们怀着为自己孩子办园的想法创业了。

  当时,北京市教委发布《北京市学前教育社区办园点安全管理工作基本要求(试行)》(以下简称《要求》)不久,该文件规定,各区应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情况与常住适龄儿童的实际,积极创造条件新建、改扩建幼儿园,鼓励社会力量办园,多种形式扩大学前教育资源,解决适龄儿童的看护困难。

  区教委、街道每个月都会摸排家庭园,进行教学保育、安全等方面检查。在和政府部门打交道的过程中,袁源团队得知社区办园的文件精神,2018年7月,她们开始寻找符合条件的办园场地。

  没想到,一找就是4个月,“离老园方圆半径3公里之内我们全找了,看来看去符合条件的房子太少了”。

  《要求》对办学点的房屋提出各项要求:通过租赁房屋设立学前社区办园点的,房屋租赁期应不少于3年。每班幼儿活动室生均使用面积不低于1平方米,若活动室与睡眠室共用,生均使用面积不低于两平方米。幼儿活动室应在一至二层(含二层)。

  当中介带袁源来到金夕园一处地上两层地下一层的房产时,她两眼放光,当场签下10年租约。

  中关村附近的一位园长,说起寻址同样艰难,“我们集团校长的闺女出生了,他一定要开一个园,中关村不光寸土寸金,关键是能办园的地方太少,看中这个院子盯了两年时间才完成签约”。

  场地有了,紧接着是办园资质问题。以社区办园为例,创业者拿到租约才能去注册公司,工商核名之后去街道办事处进行报备,然后教委进行核查批复。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搜索天眼查数据发现,申请社区办园的公司一般注册为教育科技公司,属于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行业,提供教育咨询、体育运动项目经营、文艺创作、承办展览展示等活动。注册资本多在100万~1000万元,个别高达5000万元。

  对于社区办园的名称,《要求》也有明确规定,办园点不应使用“幼儿园”的名称命名。所以,目前社区办园的名称多为“儿童之家”“教育社区”等。

  在教委“挂上号”,“万里长征”才真正迈出了第一步。对房屋重新设计和装修是必须的,要适合幼儿园的理念和风格。80后、90后家长看重颜值也重视实用。一位家长说,自己去一家幼儿园还没听介绍转身就走了,因为一进门就看到“光秃秃的水泥地上孤零零地立着一个滑梯,孩子活动的地方一点软装保护都没有”。

  “装修先要和街道、派出所、消防都说通,之后还要和周边居民做工作。”一位园长在装修时因为噪音经常被投诉,“天天上门去和老头老太太道歉”。

  一位街道工作人员表示,“社区内道路窄,早上接送孩子车辆难免乱停,造成交通拥堵,这些建园、装修时都要考虑”。一家幼儿园租的场地本来只有西门,为了减少车辆违停等问题,把西门封上开出了东门。

  你要“加鸡腿”吗?不!我觉得和孩子在一起有意思

  好老师难找,找到了留不住是多位园长最扎心的事情。

  一位家长在一学期里,经历了班里“两教一保”轮番换老师,最终“忍无可忍地转园了,换老师对孩子的影响太大,刚刚熟悉又要重新适应,总有焦虑的情绪”。

  “人是最难的。”袁源感叹,很多成绩好的学生不愿意学学前教育,多数本科毕业的学生不愿意做幼教,有经验的幼教大多在公立园。有一段时间,她“各种淘人”,家长不满意为什么老换人,但在她看来这是家庭园转型必须经历的“阵痛”,“我们的教学和服务都比原来升级了,一些老师工作能力和薪酬不匹配肯定要调整”。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搜索智联招聘等网络平台,以大兴区一家幼儿园的招聘信息为例,幼教学历要求为中专,工资每月4000~6000元,持有教师资格证、普通话等级证书、有一年以上带班工作经验者优先。

  为了留住人才,海淀区一家名为“陶吾”的幼儿园园长栾海霞,和合伙人商量了一条规定,只要教师在园内工作满两年,就给股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由于幼教缺乏,人手紧张,不少民办园没有时间对新入职者进行规范地培训。一位从业者直言“招进来打开门,这就是你的班了,你们班出了问题你自己解决”。

  90后教师也在选择幼儿园,“除非创始人有强烈的、独特的教育理念吸引教师追随,否则在一所民办园里教师流动不可避免。”在幼教行业工作5年的刘焱说,90后愿意做幼教更看重工作能给自己带来什么,能不能学到东西。

  刘焱曾去一家幼儿园面试,“园长说要做通州区最好的幼儿园,我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讲来讲去都是硬件”。幼儿园最重要的、家长最关心的是软件——教师。所以幼儿园要想留住人才,必然要帮助他们完成专业化、职业化的培训。首先要让教师爱干这份工作,教师才能让孩子更有安全感更爱幼儿园。

  从家庭园七八位教师,到社区办园近30位教师,管理上的挑战也不言而喻。让袁源很振奋的是,团队的心气儿很足。在连续几个周末加班做活动、搞环创后,一位教师主动提出,“周一我们还要早点儿来,一天的工作才能衔接好”。

  “你要‘加鸡腿’吗?”袁源问。“不!我觉得和孩子在一起有意思。”她回答。

今年6月打电话咨询一个幼儿园,被告知2021年的招生工作已经结束

  “我们办园一看社会趋势,二看家长需求,三看团队强项。人家有的咱有,人家没有的咱还有!”一位园长在7月举办的招生说明会上激情澎湃地说,“现在年轻家长的水平和理念都太超前了,我们考虑的就是如何满足需求,钱对家长来说不是事儿。”

  台下家长笑声一片:“钱也是事儿。”

  北京市民办营利园,大部分学费每个月为5000~15000元。“家长选择的是和自己的教育理念相符的幼儿园。”曾在多个幼儿园任职的刘焱举例,比如朝阳区一家幼儿园,托班的孩子都要系上围嘴吃饭,教师会让孩子选择围嘴的颜色,如果有孩子不选,教师会在旁边等着。这种教育风格会特别抓住一部分家长的心。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大多数民办幼儿园会在招生手册中说到有先进的蒙台梭利、瑞吉欧或者华德福教育课程,也有部分幼儿园引进了STEAM课程,还有一些幼儿园以音乐教育、思维拓展、英语教育见长。有的幼儿园教室有一整面墙都是透明的玻璃,参观者能清晰地看到教学情况;有的幼儿园合伙人有餐饮背景,午餐四菜一汤,孩子自助排队;有的幼儿园倡导互联网+教育,家校沟通非常方便;还有成熟的教育集团在各区连锁办园,招聘合伙人要求其孩子必须在园。

  虽然民办园选择较多,但是找到一个心仪的园并不容易。这一届家长早早为孩子规划,有的人提前两年就在看园,“没办法。孩子越来越多,好的幼儿园开园的速度远远跟不上需求,一个幼儿园我6月打电话咨询,被告知2021年的招生工作已经结束”。

  与热门园相对的是,一些幼儿园常年招生,因为孩子常年流失。

  “招生的基础是先把园内孩子和家长踏踏实实地服务好。”袁源深知,口碑的力量比其他所有营销都管用,“我们面对的是10万人的社区,做一场活动,家长推着、抱着孩子从园外经过看到就来了,但留住孩子要靠‘内功’,一下子真来100个学生我们也怕服务跟不上,所以慢慢来,不能急”。

  袁源和团队进行过财务核算,前期投资近千万元,要两年半到3年才能收回投入成本。

  《意见》要求,“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同时也禁止上市公司“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

  当学前教育幼儿园板块上市和被并购的退出渠道都被拦断,如果有资本想投幼儿园,那么大多看重的是稳定的现金流,幼教行业不会是一个可以谋求短期暴利的行业,新的行业标准与秩序也正在建立。

  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幼儿园的本质是做教育。最近,刘焱一直在读《终身幼儿园》,里面有一段话:“幼儿园的意义是创造,而创造的意义,在于树立孩子们的自我认知。”他希望,幼儿园成为一束光,“照耀孩子的同时,也照耀家长”。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聪聪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年09月03日 11 版

来源:中国青年报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