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创业风口上的“死亡”:仅一年,从融资10亿沦落到破产重整
来源:36氪 2019-08-27 11:52 合肥创业网
  “吃进”垃圾、“吐出”现金,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新型垃圾分类回收产业的样本,一度融资超过10亿元,估值超百亿,却在短短1年时间,铺设了8000多台设备后沦落到破产重组的囧境。

近日,据央视财经报道,今年3月份以来,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出现了财务危机,目前更是处于破产重整的状态。

垃圾创业风口上的“死亡”:仅一年,从融资10亿沦落到破产重整

据悉,北京、西安等多个城市的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机已无法使用,一小区居民透露,回收机于去年下半年安装,仅仅不到一年时间,外表依然崭新的机器已处于停机状态。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8月,注册资本超1亿元,对垃圾低价回收、高价卖出,是小黄狗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赚取利润的主要商业模式。

“吃进”垃圾、“吐出”现金,无人管理的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曾一度被作为新型垃圾分类回收产业的样本。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也频获资本青睐,成立不到一年,分别于2018年6月份、10月份相继融资共计12亿人民币,估值翻1.5倍,达151.52亿元。

小黄狗APP显示,其智能垃圾收回机已在北京、天津、上海等30多个城市共铺设了8000多台,规模不小,却为何在短短1年时间,迅速扩张后沦落到破产重整的囧境?

获得10.5亿元A轮投资时,小黄狗相关负责人曾表示,小黄狗在未来三年计划投资近400亿,在全国铺设近100万台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机。

如今,豪言犹在耳,壮志却难酬,美好蓝图再难实现,着实令人惋惜。

垃圾创业风口上的“死亡”:仅一年,从融资10亿沦落到破产重整

起底小黄狗:重资产模式负债累累,受团贷网牵连破产夭折
据了解,小黄狗是一个再生资源智能回收交易平台,主要通过在小区、写字楼、酒店、闹市区设立废旧闲置物品智能回收站,以有偿的方式接收用户投放的废纸、塑料、金属、废旧纺织品、玻璃等废弃物。

小黄狗App显示,在北京地区,居民目前投进纸类垃圾,能得到的环保金是0.35元/公斤,而金属和塑料则是0.2元/公斤,都明显低于当前废品回收站的价格,看似中间有利可图,可细算下来,盈利依然困难重重。

小黄狗属于重资产模式,据猎云网报道,其员工多达4000人,工资为每人8000~9000元/月,线下可调度近1万辆回收车。此外,小黄狗还有15家标准化的智能分拣中心,拥有11000多台智能垃圾分类回收柜,每个智能回收柜的制造成本在2-3万元。计算下来,小黄狗仅设备就需投入上亿元,再加上人力、运输、以及末端处理费用,如果没有足够大的垃圾回收量,很难支撑其成本。

另外,据一些小区居民反映,回收柜的损耗很大,经常有用户投木头、砖头生活垃圾在智能柜里,分辨不出来;此外,纺织物柜会夹杂很多臭的烂的纺织品,“卖一批死一批”;柜子太小,装不了太多东西,有时候用户扔进去几个纸盒就满了。

除去模式本身的问题,导致小黄狗倒在“风口”中的直接原因是团贷网的倒闭。

据企查查数据,小黄狗是派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后者持股比例54.39%,实际控制人为唐军,而唐军也是团贷网的实际控制人,2019年3月,团贷网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立案侦查,唐军向东莞市公安局主动投案。

垃圾创业风口上的“死亡”:仅一年,从融资10亿沦落到破产重整

小黄狗受团贷网事件影响,直接导致资金被冻结、多地停运,数千名员工被迫离职。

据报道,小黄狗在内部邮件中解释称,“受‘团货网’事件的影响,导致公司账户被政府冻结,公司缺少流动资金,无法正常运营,也无法按时发放工资、缴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后续业务发展方向尚不明朗。”对于员工薪资发放安排,发放日期不确定。

2019年6月6日,派生科技发布《关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公告》中提到,“小黄狗”欠各供应商的货款暂时无法正常支付,且“小黄狗”目前对外应付债务金额较大,如最终无法全部恢复正常经营及支付货款,可能启动破产重整程序。

8月1日,小黄狗内部人士对外表示,公司破产重整已被法院受理。目前北京70%机柜已经恢复运营,有30%将在接下来几个月陆续恢复。

至此,曾受到资本看好、走在垃圾分类创业前列的“小黄狗”前途黯淡,为火热的垃圾分类创业领域敲响了一记警钟。

千亿风口上的垃圾创业,困局待解
根据东方证券研究报告测算,以上海模式向全国城市人口推广,中国垃圾分类市场规模预计超过1960亿元。

颇具想象力的市场空间,吸引了投资人和创业者纷纷进场,成为当下创投行业的一大热门。近两年,像小黄狗一样的垃圾创业公司多达2000多家,另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今,垃圾分类相关行业融资事件共有14起,融资总额近4亿人民币,投资方不乏金沙江创投、中美绿色基金等头部投资机构。

垃圾创业风口上的“死亡”:仅一年,从融资10亿沦落到破产重整

然而,垃圾创业风口火热的另一面,亏损成为垃圾分类赛道上多数公司的状态。

“其实后面到底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我爱收创始人李光对媒体表示。尽管扎进垃圾回收已经2年,选定以智能回收箱作为创业方向,李光认为自己依然在探路。

刚刚上线满一年的易代扔,是支付宝目前合作的最大的垃圾分类平台,其创始人牛棚坦言:“我们已经亏了四五百万。”

2017年7月于北京成立的“ 爱分类 ” 一直依靠政府补贴,“现在的用户规模是10万户左右,估算用户量达到20-30万户左右后,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他表示。

目前来看,垃圾创业的难点,在于对产业链条的梳理:如何改善冗长的产业链条,提效降本。跟小黄狗一样较早一批的创业者们,往往模式做的很重,自建运输体系、分拣中心,成本很高,加上人力和运输成本,毛利甚至低于街上“收破烂的”。单一的盈利模式很难发挥出价格极低的垃圾们的商业价值。

综观国内国外,垃圾处理整个产业链的收入来源于三部分,即政府补贴、居民缴纳的垃圾处理费和垃圾资源化再利用的收入。而中国的垃圾创业尚在早期,商业模式依然有待探索。

清科创投执行董事王钊表示,“现在的创业项目还处于比较早期,在行业内的积累比较浅。”中关村绿创环境治理联盟战略决策委员会主任曲睿晶认为,创业项目的热情很高,但经济上算不下来。

确实,我国垃圾相关产业仍处于早期探索阶段,市场潜力巨大,但是垃圾分类是一项涉及全社会的精细化管理命题,只有分类投放和运输处理顺利串联,才可能对企业产生足够的推动作用。

总之,垃圾产业是慢功夫,短时间内无法看到更多利润,赛道中的创业企业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长期沉下去,才有可能在这个千亿市场分得一杯羹。(宁泽西)

来源:36氪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