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如何面对职业转换问题?
来源:36氪 2019-08-05 10:42 合肥创业网
  与100位创始人、CEO和风投人士沟通后,有如下发现……

编者按:创业需要勇气,面对创业失败的风险,则需要更大的勇气。然而,在创业成功后,当公司开始步入高速发展阶段、当创始CEO的工作随着公司高速发展而被迫发生改变的时候,创始CEO应该如何面对去留问题?是继续担任CEO,还是从这一职位上卸任,并且由更加专业的CEO来接任?这篇来源于First Round Review的文章,原标题是I Asked 100 Founders, CEOs and VCs About Career Transitions — Here’s What I Learned,作者在文章跟大家分享了LendUp原创始CEO萨沙·奥洛夫的故事。面对公司高速发展状态,奥洛夫毅然决定卸任,交出公司的管理权,这背后有什么故事?希望这篇文章对你有所启发。



企业创始人每天的24小时中,除了睡觉和吃饭的时间,基本上都没有停歇下来。从脑海中思考下一个创业计划开始,为了避免在扩张过程中遭遇瓶颈,案牍劳形的工作节奏就似乎固定了下来。日常工作中,总有各种各样的漏洞要补,总有看不到头的资金募集要做,总有各种紧急的安排,被迫让创始人高效地管理自己的时间和各方面压力。在这种创业生活下,要想休息一下,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就算你真的敢休息,也会给人一种像自由落体运动的感觉。

今年年初,金融科技创业公司LendUp首席执行官萨沙·奥洛夫(Sasha Orloff)就斗胆尝试了这种“自由落体运动”的感觉。

2019年1月,奥洛夫在其个人领英主页上发布了一篇短文,标题直接就命名为“我的下一步”。在文中,他提到,虽然他是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并且陪伴着公司走过七年的风风雨雨,但他仍然决定他将卸任LendUp公司CEO一职。他也坦白道,对于下一步要做什么,目前还没有计划。不过,他计划给自己放100天假。在此期间,好好放松休息的同时,再思考和规划下一步打算。

在随后五月份的一篇文章中,他回顾到他在休息时的思考内容,并提到了他给自己制定的大计划:和100名创始人、CEO以及风投人士喝咖啡,从他们身上收获关于职业转换的大智慧。

奥洛夫的“百杯咖啡”计划,从另一个角度向我们展示了鲜为人知的创始人生活:离开创业公司的他们又在做什么?“在创业过程中,创始人总是在为了满足下一个迫切需求而焦头烂额地忙碌着,”奥洛夫说,“但当你的创业公司发展到一定水平逐渐稳定下来,并且当你准备离开它时,你将会面临全新的生存挑战:下一步做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创始人们其实可以有多种选择。你想继续走这条路,但是要换一个更大的公司进一步磨练管理技能吗?你想从零开始再来一次疯狂的创业生活吗?或者结合多种可能性,尝试一种全新混合的角色?

无论是如何思考个人及职场生涯发展,还是在不可回避的过渡过程中如何应对各种不确定性,从奥洛夫的经历中,不同阶段的创始人都可以学到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即便你现在还没有开始创业,你也能从中获得关于职业转换及个人发展规划等方面的宝贵建议。

在离职后的第203天,我们对奥洛夫进行了专访。采访过程中,奥洛夫也毫不掩饰地跟我们分享了他这段时间的收获。

首先,他提到了当初决定离职的一系列原因,这些原因也可以为其它的创始人提供有用的参考价值。此外,他也分享了从“百杯咖啡”计划过程中收获的人际关系战略与智慧。最后,他还向各位创始人提供了决定离职后如何进行自我反思和个人成长的建议。奥洛夫的经历,对于需要“休息”的创始人而言有不少的参考价值。同时,它也能帮助这些创始人自信勇敢地闯入另一个未知领域。

有时候,卸任是唯一的前进方式
我们知道,创业公司要实现成功并为世人所知,通常都包含几个固定因素。首先离不开创始人最开始的谦卑心态,其次还包括其“英雄之旅”过程中的反复尝试,最后还有一个光辉夺目的“出口”,从而站在世人面前。而在世人面前,这艘“创业之船”的总舵手,仍然是创始CEO。

仔细了解的话,你会发现奥洛夫就是这样的创始CEO。作为LendUp公司的创始人,他在公司扩大过程中小心翼翼,从最开始两位创始人的规模发展到了2个办公地共计250余名员工的规模,同时还完成了C轮融资,募集资金5000万美元。他完成了一系列他这个岗位本应该要完成的工作。即便如此,他还是能感觉到,有些方面开始出现不平衡的迹象了。

当他开始意识到各种不确定性后,他直接抛开了自己的顾虑。“创始人可能会面临来自媒体、董事会以及公司内部等多方面的压力,大家都希望在他的带领下,能把公司发展到市值上十亿的规模。”奥洛夫说。在这个行业中,巨大的成功会被美化,但创始人的失败则只会被亏大,所以创始人会认为,只要没有实现IPO,他就必须在创始人这个岗位上任劳任怨地奋力领导着这家公司。

此外,奥洛夫提到,过去20年来,风险资本的募资结构也发生了改变。“当我初到硅谷时,大家都认同的观点是,创始人在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后会退出,然后再委任一名见识更广、经验丰富的CEO。但这种做法近年来发生了改变,主要有几个原因,包括募资更加容易、项目孵化成本变低以及投资者希望保留创始CEO等。作为创始人来说,这种变化可能对你是好的,但同时你也应该意识到,你想离开的时候随时都是可以离开的,也不必为了各方面的压力,而被迫在这个岗位上煎熬。”

由于媒体和风险投资方的多重推动,让人们觉得创始CEO只有继续担任公司CEO一职才是创业公司成功的唯一途径。“当然,像贝佐斯那样获得巨大成功的创业家,他们本应该值得大家的庆贺。但除了他们之外,还有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拉里·佩奇(Larry Page)以及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等人,他们都曾在公司发展到某阶段时选择交出了管理权。现实中,创始CEO一直担任公司CEO的情况的确不多。所以,不要把自己逼上梁山,总觉得必须要让自己来带领公司走向成功。”

随着奥洛夫解开层层迷雾,一个事实也终于清晰地摆在他的眼前:“我的公司终于发展到了这个阶段,在这个阶段,公司所需要的,和我能做并且擅长的,也开始变得大相径庭了。”奥洛夫说。

在那之前,奥洛夫从来没有质疑自己作为CEO领导公司发展的能力,当然他也不需要去质疑。“公司成立初期,CEO的职责一直保持不变。但几年过后,创始人和CEO的角色就开始变得不同了。”奥洛夫说,“作为创始人,我想做的事情是去验证某个概念,了解产品和市场的匹配度,然后再努力把规模做大。然而,当公司发展到成熟阶段后,我的工作职责也被迫发生了变化:LendUp作为一家金融科技公司,随着不断的成长,我们也面临着更多更复杂的监管问题,而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人选也不应该是创始人。虽然我仍然对自己创立的公司保持着初心,但我已经开始质疑这到底是不是我想做的工作了。”

创始人从0开始打造自己的商业版图,CEO则是去管理现有的架构。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职责,也需要完全不同的技能才能胜任。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两个岗位上做到游刃有余。

关于创始人和CEO的区别,奥洛夫从两个方面进行了总结。同时,也解释了为什么有些人可能无法胜任创始CEO的原因。

责任:“作为创始人,你有足够的动机去全力投入并解决某个问题,从而找到产品与市场的匹配点。创始人有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奥洛夫说,“当你是一家有七年发展历史、250名员工规模的公司CEO时,你则可能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资本分配和公司资源等问题。你的主要责任是让股东满意,并且得到他们的信任。而这一系列工作,也需要和早期创业阶段完全不一样的技能。”

风险:“创始人更加敢于冒险。即便在某个想法上投入全部身家,甚至最终可能面临失败,你也要敢于接受,同时积极兴奋地完成相应工作。然而,如果作为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公司CEO的话,你愿意冒险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日常工作和管理等方面你都得小心翼翼,毕竟一步失误,最终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人和公司的发展速度是不协调的,”奥洛夫还说,“在某个阶段,就公司的成长而言,敢于冒险同时又具有创新精神的创始人可能并不会起太大的帮助作用,但经验丰富的CEO可能会变得更加重要。当你发现你自己想做的和公司需要你做的产生分歧时,不用惊讶。就我个人经验而已,随着公司不断发展成熟,比我经验更丰富的专业人士可能会给股东带来更大的价值。”

“创始人”的角色并不是静止不变的。和创业第一天相比,公司发展到第七年时你的职责可能会完全不同。

如果创始人开始觉察到工作性质的不同后,其实也有方法进行补救。“对于继续想担任CEO的创始人而言,我强烈建议向职业教练咨询和请教。”奥洛夫说,“最初的时候,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去咨询职业教练。但在公司开始扩展的时候,我参加了科技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举办的一个活动,一同参加活动的还有另外24位创始人,他们的创业企业也都处于快速成长阶段。活动主持人当时提问说:‘如果你们有自己的职业教练,请举手。’除了我之前,其它24位创始人都举了手。我心里嘀咕着,看来我错过了之前的创始人培训班了。于是,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我就一直在为自己找职业教练。”

职业教练可以帮你培养和锻炼在更大规模的企业中需要用到的技能。“其中我学到的一项技能,当然这也是我作为创始人不太会的技能,就是去管理高管。”奥洛夫说,“创立公司初期,你的管理团队可能我行我素,大家可能都是一幅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姿态。但随着公司规模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加入公司团队后,整个管理团队的构成就会发生变化。要管理有着超过20年工作经验的C级高管,可能会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而我自己也总是需要职业教练的辅导,加上每天的实践,才慢慢地学会了如何更好地管理高管团队。”

创始人职业发展的试金石:创始人?CEO?还是创始CEO?
虽然职业教练可以帮助创始人更好地适应后期身兼CEO及创始人双重身份而可能遇到的种种问题,但创始人仍然应该主动地评估自己对这份工作的感悟。“随着公司扩大,要不断地进行回顾和反思。作为CEO,你应该如何去管理公司?你又该如何授权?这些工作都是你喜欢做的吗?”

对奥洛夫而言,当公司开始D轮融资的时候,他就开始回顾反思这些问题了。以下则是奥洛夫总结的回顾点,创始人在这些时候就应该认真思考并决定下一步到底该如何打算:

当你开始管理各业务负责人时。

当公司完成A轮融资重组了董事会过后。

当你在董事会中没有实际控制权后。

当公司实现正现金流后。

当你积极准备IPO时。

“在以上这几个阶段,当你发现自己不开心、觉得这份工作对你不再有意义过后,你就应该和董事会认真讨论这个问题了。”奥洛夫说。

如果你还想积极地提升管理能力,那就尽全力继续做好创始CEO。如果总是经历挫折、备受打击,为了用户、顾客以及自己,你最好应该让位出来,让更合适的人来接任。

如何管理整个职业转换过程?
奥洛夫承认,他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么早的时间就面临着是走是留这个难题。当时,LendUp公司准备拆分成两个公司,一方面继续之前的借贷业务,而另一方面则成立Mission Lane公司,专门经营信用卡业务。这个战略改变,也给奥洛夫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会窗口,让他决定到底是去还是留。

“无论是选择让位,还是继续带领公司向其他方向发展,都最好注意自己的言辞。关于职业转换,其实存在大量的动机。”奥洛夫说,“任何形式的职业转换,都可能会让他人难消化。如果创始人离开了,员工和投资人肯定会想,是不是哪方面出了问题,或者未来的发展前途是不是太渺茫了。”

如果创始人仍然是公司CEO的话,那风险可能就更大。“和大企业CEO不停地更换不同,创始CEO的离开,还带有更重的情感因素。其中,一旦消息传开,一传十十传百,中途如果再添油加醋的话,可能最后就完全无法控制。所以,对内沟通策略,就是从最源头去控制这些传言的最好方式。”

对此,奥洛夫分享了他个人关于向外传达其卸任消息的“三步走”策略:

第一,花时间认真计划。“提前计划越充分,整个卸任过程就会越顺利,并且找到最佳替换人选的可能性越大。我首先跟创始合伙人沟通了这一想法,然后提前六周私下跟董事会以及公关负责人敲定公开声明的内容。就文字表述方面,我们反复推敲琢磨,既要保证信息的充分性,又要确保字里行间不存在容易引人猜忌的内容。”

第二,让他人有时间去思考和采取相应行动。“就声明发布时间,我们再三讨论并确认,从而让人们有足够的时间去消化和提问题。我并不希望在周五下午以‘提前祝你们周末快乐,顺便提一下,我将要辞去CEO一职了’的方式去宣布这一决定,所以我选择在周三公布这一消息,从而在随后两天有时间跟他们互动沟通。周四,我在午餐时间回答了大家的匿名提问,周五则是和大家一起共度了快乐的时光,最后再跟他们道别。”

第三,体现人性化的一面。“我最开始写了一封准备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但最后我还是决定在全体会议中念给他们听,或者至少是这样计划的。当我念了几句话过后,我就有点哽咽了,然后还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有人之前跟我说过,这种时刻没必要装坚强,你完全可以展现自己的情感,体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对将要离开公司表示悲伤,对未来充满期待,这是好事。在念这封信的时候,我身穿的是印有LendUp公司Logo的T恤,让大家看到我仍然将作为董事会成员并且继续与公司同心的决心。”

职业转换中的创始人:如何漂亮地完成“自由落体运动”?
离职后的第一天,奥洛夫查看自己的日程安排,然后发现没有任何待办事项。自创业以来,自己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离职后却变成了空白。“在没有思考清楚下一步要做什么的前提下,这种状况有点让人找不到方向。我不可能去谷歌搜索我离职后应该要做什么。我困惑了,我迷茫了,而且这种感觉非常强。”

尽管离职后短时间内存在这种困惑,但它同时也为奥洛夫提供了一个重新理清思绪的机会。“全力发展公司的阶段,个人基本没有太多空闲时间。各种行程安排都是以15分钟为单位的。有时候,如果把时间用在家庭或者个人健康等方面,内心都会有一丝愧疚感。而休息刚好可以让你找回自己,并且让你发现在公司以外你认为有价值的东西。”

无论你是计划转换职业的创始人,还是在考虑短暂休息的创始人,奥洛夫提出了几点建议,供你们在崭新的白纸上写出另一个新篇章。

第一,切断所有联系。“切断所有联系,让自己不受任何干扰。我当时在14天内完全没有碰手机,也没有打开过邮箱。当然,你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调整这个时间段,可以是一周,也可以是一个下午。”

第二,设定自由时间范围。休息时间的安排也非常关键。有不少人都曾告诉我称,无论多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给自己放的假总是很快就过去了,然而最后却并没有如期完成相关计划。设定一个自由时间范围,则可以让我更有目的性地利用时间。否则,你只会发现,你很容易早上一起来就打开电视看节目,然后若干小时过后,你会突然发现,原来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三,关注健康和人际关系。“个人健康问题非常重要,无论是身体健康方面,还是心理健康方面,都应该让自己保持更加健康的状态。此外,我非常注重人际关系。我会花时间跟朋友一起去旅行,或者跟家人待在一起。”

第四,充电学习。“当时我决定给自己制定两个学习目标,一个和职业发展有关,另一个则和个人发展有关。就职业发展而言,我反思自己在担任CEO过程中比较薄弱的环节,然后报班学习了企业财务管理、宏观管理以及人才分析等课程。就个人发展而言,我给自己报了网球训练班。”

百杯咖啡,万分智慧
在100天的假期中,奥洛夫不断地充电,并且去找回自己在许多方面还需要努力的那种心态。假期结束时,他能够做到以更严肃的态度去探索和对待新事物,通过之前的人际网络寻求新的发展机会。

幸运的是,他在领英个人主页上公开自己卸任消息后,有许多主动向他靠近的机会。“当你公开自己的下一步计划后,有关人士可能会尝试跟你联系,或者向你提供必要的帮助。而当有人提议见一面时,我从来都是来者不拒。”

奥洛夫的这种“来者不拒”心态,为他带来了更多的机会,从而让他萌生了“百杯咖啡”这个计划。在随后约100天的时间里,奥洛夫跟许多的创始人、CEO、企业家、风投人士、职业教练、企业高管以及其它商业领袖等人进行了一对一沟通,并希望从他们身上“取经”,挖掘宝贵的经验和智慧。

到最后,他关注的重点则是,到底哪些人可以帮他思考下一步应该如何走。“我想问他们,如何从一份工作转换过渡到下一份工作。”奥洛夫说,“此外,我还希望通过跟他们的沟通,让我找到有关想法或解决问题的灵感。”

以下,是奥洛夫颇有战略性地筛选“百杯咖啡”沟通对象的方法:

主动靠近的人:在我宣布离职消息后,有许多人都主动来找我,其中有希望跟我沟通并回顾在LendUp一起共事经历的同事,也有朋友。

大量其他行业的企业家及管理人员:对于这类群体,我就需要采取一些战术:我会关注那些和我经历相似的人,他们可能会给我提供一些建议和指导,来帮我更好地过渡。我会主动去联系我自认为不是很熟的CEO,我也会特别关注那些选择离开自己创立的公司的CEO,当然还有那些替代创始CEO而接任CEO的这部分人群。

投资者:“风投人士看待我的抉择,必然会从不同角度看到不同的内容。他们阅历无数,见过许多类似案例。他们甚至能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他们肯定能从市场和机会方面为我提供一些帮助。于是,我从LendUp的风投人士开始,问他们如何看待当下市场,在他们眼中又有哪些新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百杯咖啡”计划,或者“边喝咖啡边沟通”计划,用词并不是很准确。“其实我并不喜欢喝咖啡,”奥洛夫笑着说,“但有时候一天之内可能会约五六个人,所以如果喝五六杯咖啡的话是非常恐怖的。于是,我觉得可以把它叫做‘百杯低*********摩卡或草药茶’计划,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的效果可能就会略逊色一点。”

无论是风投人士,还是经验丰富的创始人,他们跟奥洛夫交流过程中,都会谈及相同的内容,这些内容对希望转换职业的创始人也非常有帮助,奥洛夫将这些内容总结如下:

又一位前创始CEO?欢迎入群
在跟多位跟自己有类似经历并且如今依然发展得很好的前辈沟通交流后,奥洛夫更加肯定了自己当初的决定。“他们告诉我说,把公司的管理权移交给其他的CEO,不仅是明智的抉择,而且也是非常普遍的决定。直到许多人都发表类似的看法过后,我才认同并接受了这个决定。向他人敞开心扉,直面自己脆弱的一面,具有非常重要的启发意义。因为你会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另类。”奥洛夫说。

“他们提到一件有趣的事,当你选择重新出发过后,你会为他人和自己创造新的机会。”奥洛夫说,“创立LendUp公司,并一路带领它发展壮大,再到主动退出,我实际上是在为另一位专业的CEO提供实现其梦想的机会,让他带着我的祝福和期望,继续带领公司创造更大的价值。而我,也可以抽出身来专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害怕“回归平均”很正常,成长可能性也同理
提到新的项目或者新的开始时,奥洛夫与他们的对话中还有一个显著趋势,即大多数创始人都可能会害怕的事情:下一个项目可能永远也无法取得前一个项目的那般成功。

“对于许多离开公司又重新开始创业的创始人来说,他们基本上都害怕“回归平均”。我承认,无论别人跟我说多少次,让我不要去在意这些恐惧和不安,我仍然会有这样的体会。对于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很明显我想比之前做得更大更好,但要大声说出来内心还是存有余悸的。”奥洛夫说。

译者注:“回归平均”,是一种统计学现象,说的是一旦遇到随机成功后,以后必定会回到之前的平均水平。比如,运动员打出一场超常发挥的成功比赛之后,除非之后每场比赛都更加超水平发挥,否则就会不如前一次而“回归平均”。

不过,所有的创始人以及风投人士都指出,资深创始人的下一步通常都是围绕自己的优势领域而展开的。“当你首次创业并探索自己潜能的时候,你会觉得既美好又兴奋。但当你在计划下一步打算时,你已经具备了有关的认知和技能。只不过,这一次你的人脉会更广,懂的方面也更广。虽然脑海中会浮现各种声音,并且告诉你不可能复制成功,但在现实中,其实你是可以更加成功的。”

变焦虑为动力。如果还想继续创业,想法就要更大胆。如果总是忧心忡忡,也不敢勇于冒险的话,那你就无法做大。

面对未来,如何抉择?
在奥洛夫反思和与他人沟通过程中,有一个问题一直挂在他的心上:到底多久才算“久”?

“我并不想立马回归,否则可能会再次被掏空。”奥洛夫说,“大多数人都认为宜早不宜迟,如果来晚了的话,可能就失去了人脉网络,丢失了各种机会,甚至可能无法找回当初的那份干劲。”

奥洛夫尝试向那些同样给自己放长假的人提问,问他们对待这个问题的看法。“‘你怎么知道该什么时候回归呢?’每个人的回答都是说,‘你就是知道’,而这也是最让人沮丧的回答了。”奥洛夫说。

神奇的是,大概半年过后,奥洛夫的确“就是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非常开心自己可以给自己放个长假,同时还可以做一些小项目,并且得到家人的支持。你做的决定,必须对自己有利,同时还要为家人的财务健康着想。”奥洛夫说,“当你在考虑何时回归的时候,问问自己对未来的机会有何看法。你是满怀激动的心情,还是满满的疲惫感?如果你很激动地想要去解决新问题,这是好兆头,说明你已经准备回归了。”

在再度充满能量过后,奥洛夫发现他还是面对着另一个空白问题:不仅仅是日程安排是空白的,而且还包括如何规划未来的各种机会。“即便你没有给自己放长假,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你仍然可能会不可避免地遇到一些十字路口,你可能还是会面对如何抉择的问题。因此,如果知道如何去思考摆在面前的机会,那就更好了。”奥洛夫说。

据奥洛夫建议,对于“下一步如何走”这个问题,他提供了以下三种思路:

思路一:第一次创业后的4种道路选择
“列出听起来可能会吸引你的可选道路清单,然后逐个深入评估。”奥洛夫说。

奥洛夫的“百杯咖啡”计划对他收获非常大,特别是可以了解众多创始人在第一次创业后的下一步又是如何走的这个方面:

第一,成为连环创始人。“作为创始人,你可以向他人证明,你有能力创造某个东西。而成为连环创始人,可以让你保持创造。”

第二,辅导“后起之秀”,培养他们成为资深行业人士。“与其全身心投入风投事业,不妨将个人辛苦获得的宝贵知识和认知与他们分享,让他们去孵化创造出更多想法。”

第三,去大公司工作。“在Uber或Airbnb等公司工作的好处在于,你不仅有稳定的收入,还可以接触许多有趣的大型项目。”

第四,加入快速成长的创业公司,成为公司的副手。“创始人还可以考虑去成长较快的创业公司当二把手。你仍然有之前经历中的工具和经验,但存在的挑战就在于,是否认可从一把手转为二把手的心态。”

思路二:评估新的商业想法
对于那些还想创业的前创始人来说,奥洛夫建议通过以下三个简单问题来找到方向:

地点:世界上这个问题最突出的地方在哪里?

内容: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具备哪些个人技能、优势以及认知?

方式:如何将它转变成切实可行的商业方案?

奥洛夫通过一个例子,来说明他如何来思考这几个问题的:“当我在LendUp公司时,我想进一步了解的一个问题是,科技与美国的工薪一族到底有什么关系。我越来越认识到,除了主要的城区之外,其实还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这些市场中,人们虽然认可科技的能力,但可能的情况是,科技并不一定在关注他们。”

“我之前总是在思考,如何利用我自己在创业和科技领域的背景,以及跟工薪一族的沟通经历,让大众都享受到科技带来的便利,从而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奥洛夫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刚好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的确已经困扰我许久了。如果你也在某个商业想法思考许久,并且重复思考的,那至少能说明你对这个问题是感兴趣的,也至少有能力尝试去探索。”

思路三:拓展思维框架
最后,从更加宏观的职业发展头脑风暴角度来看,如果可以从更广泛的角度去思考更多可能性的话,可能会更有意义。奥洛夫分享了他常用的两种方法:

“‘百杯咖啡’计划其中一位联系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发现个人及职业价值的哲学思想:ikigai。”奥洛夫说,“本质上讲,你的ikigai,即你活在世界上的价值,主要由四方面决定的。”

“我欣赏这个概念的原因在于,它将理论和个人以及相关的回报结合在一张图表中。”奥洛夫说,“然而,我觉得它实践起来也有一定的难度,毕竟这算是一个开放式话题。”

此外,他也提到了另一种方法。“大多数跟我沟通的人都建议我列出三个清单。”奥洛夫说。

清单1:你想提升的技能

清单2:你想在哪些行业工作/你想有哪方面经验

清单3:你觉得没有谈判余地的有哪些

“一旦列出这些清单内容,你就可以用一句话告诉他人:我希望在X行业中尝试Y角色,而我因此需要的技能是Z。在这个前提下,你就可以借助你的人脉网络帮你精准地找到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奥洛夫说。

“起初,我非常害怕我接下来想做的事情太过于局限于某领域,或者发展得过快,”奥洛夫说,“但通过更加具体的实践尝试,我发现自己的机会比想象的更多,而且起到的作用也更大。人们是愿意帮忙的,但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走,那他们的帮助也必然是有限的。如果有更加具体的目标,那你就可以更高效地最大化利用自己的人际网络。”

写在最后……
对于创始人而言,第一次创业以后的生活可能会更加可怕。“老实说,当你到那个阶段时,看起来可能并不存在所谓的生活。”奥洛夫说,“毕竟你曾经长时间极度专注于某个公司,很难去想象另外一种生活又会是怎样的。”

在多年带领公司发展壮大的过程中,奥洛夫终于有机会从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中缓一口气。通过“百杯咖啡”计划,他有机会与100位资深的行业人士一对一交流,从他们身上“取经”,挖掘宝贵的经验和智慧,造福于那些快速发展中的早期创业公司创始人,以及同样也在考虑职业转换的创始人。

奥洛夫也提醒道,人和公司的发展速度是不协调的。在公司步入稳定发展阶段后,创始人和CEO必然会有不同的使命。奥洛夫建议,创始人一定要为自己找一位职业教练,并尽早地培养自己成为一名合格CEO必须具备的有关技能。此外,创始人也要意识并承认一个事实,即你所感兴趣的事情可能和当下被迫要做的事情会产生分歧。如果你决定离开,那一定要保证随后的休息阶段要过得有意义。面对恐惧和不确定,要充满信心,前方总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译者:井岛俊一)

来源:36氪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