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回乡创业当“鸡司令” 只因外面的鸡吃起来没乡愁
来源:中新社 2019-07-01 10:58 合肥创业网
  

广西80后回乡创业当“鸡司令” 只因外面的鸡吃起来没有“乡愁”

 

韦嗣良是广西的一位家禽养殖户,目前养有7000余只土鸡,每当到饭点,只要他吹响哨子,鸡就会像“千军万马”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6月27日中午,他正在和一位工人在鸡棚中挑鸡粪,写着饲料名称的紫色大褂已被汗水浸得颜色深浅不一,汗水和鸡粪的味道交织一起,丝毫看不出来这是一位去年净赚30万元的返乡创业大学生。

 

养鸡,他是认真的

 

每到早晚喂鸡的时间,随着韦嗣良的哨响,早已在茶园等候多时的土鸡,像“泥石流”一般在山坡上冲下,“咕咕”的追在他的身后。面对上千只土鸡组成的队伍,没做好心理准备的人,犯“密集恐惧症”也是正常的。

 

此时的韦嗣良就像一个“集团军”司令员,肩上的那袋玉米就是他的“指挥中心”,玉米撒往的方向,就是土鸡“大军”前进的方向。喂食过程中,抢食的土鸡不断地前队改后队、连跑带飞、交替前进,一副生怕少吃一颗玉米的样子。

皮肤黝黑的韦嗣良吹哨发出喂食信号。王以照摄

 

韦嗣良的养殖场建在大山环绕之中的,位于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大浪镇大德村大领屯。从最近的高速路口到出发,要再走近1小时有大量盲弯的山路才能到达。但是人烟稀少的大山里也给予他养殖土鸡的适宜环境。

 

“放养”是韦嗣良的第一个养鸡秘诀。

 

长期在自然环境中自由活动的土鸡,也被两广地区称为“走地鸡”。其具有肌肉纤维丰富的特点,比“圈养鸡”更加健壮、精瘦,一只成品土鸡约为1.5公斤重。所以韦嗣良的土鸡还掌握一般家鸡不会的技能-“飞翔”,只听到“扑通”几声,一只母鸡就一下飞到茶树上休憩,留下几根在空中孤零零飘荡的鸡毛,成为一只“飞鸡”。

 

“7个月”是韦嗣良养鸡的第二个秘诀。

 

韦嗣良给土鸡定下“7个月”的养殖周期,比使用合成饲料工业化养殖的鸡,要长3个月以上。他说,这样可以让鸡的肉质更加的紧实,脂肪更少,但这也让饲料成本增加近一倍。

 

韦嗣良给小新算了一笔账,“鸡在第五和第六个月时可以产蛋、每只母鸡能多获得18元左右的收入,基本冲抵人工费,外加我的鸡批发价格能在50元每公斤左右,其实还是划得来的。”韦嗣良说道。

 

他养的鸡遍布在蓝房子所处的山谷里,鸡叫声此起彼伏,土鸡习性更似“野鸡”。受土鸡叮食昆虫的影响,蓝房子周围的茶园地上早已一片光秃秃,寸草不生,甚至连青苔都没有。也正是如此,土鸡长期在此生活摄入的营养更丰富,生长更健康。

 

外加在饲料选用上,韦嗣良大量采用干玉米粒等,也能提升鸡的肉质。

 

外面吃的鸡没有“乡愁”

 

2007年,韦嗣良在广西师范科技学院的前身柳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先做了5年的小老板,在湖南、贵州、云南和广西等省区的展销会上参展销售产品。2012年,他改行成为代理商,从广东佛山往广西柳州销售电磁炉等小家电,最多的一年资金流水达到700余万元。

 

直到2015年,在深圳生活韦嗣良想给买鸡给怀孕的爱人滋补,但是他在各大超市反复购买尝试,都找不到有儿时味道的“土鸡”,不能填满心中的那份“乡愁”。外加受电商行业冲击,家电代理生意起起落落落落落落,一年不如一年。韦嗣良和同样出身农村的爱人开始商量回乡养鸡的事情,两个人一拍即合。

 

2017年,二人回到韦嗣良的老家大岭屯开办养殖场。为了养鸡,韦嗣良可谓破釜沉舟。他不仅把之前的存款全部投入,还去银行借了10万元的创业贷款,不够的钱再从信用卡中透支。“信用卡反复借了多次,至于总数借了多少也不清楚,但十几万是有的。”韦嗣良说道。

 

但这些投入在去年差点打了大水漂。据韦嗣良介绍,去年他在养鸡的同时还养了5000余只鸭子。养鸭初期要保证鸭棚地面干净,需要水源24小时冲刷地面,不然鸭子会吃自己排出的粪便,导致生病甚至死亡。

 

那天,韦嗣良出门办事,又恰好管道被堵,傍晚回家后他到鸭棚中检查,发现已经有300余只小鸭因吃了粪便死亡。想到投入的1.5万余元的鸭苗款和赊来的价值12万元的饲料,他后背一阵发凉,赶紧抄起电话四处找疫苗。随后从当晚21点开始,3个人马不停蹄的给5000只鸭子挨个注射疫苗,一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才结束。

 

注射结束后他也不敢休息,吃完早餐后,马上维修管道,确保水源不再中断。经过两天不眠不休的努力,才度过这一劫。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8年韦嗣良总共出栏了1.2万余只鸡,5000多只鸭和2000多只鹅。“去年最终净赚30多万元,总算把透支的信用卡给还干净了。”韦嗣良说。

 

“我今年还要再投资50万元”

 

“今年清明节前刚出了一批共2000只公鸡,已经净赚七八万元。今年鸡价还在涨,我打算再投资50万元继续扩大规模,将养殖场再扩大1500平方米,达到2300平方米的规模。”韦嗣良说到。

 

他的想法也得到各级政府的支持,融水苗族自治县的主管部门直接到养殖场,为他现场免费办理土地使用许可。

 

6月26日是韦嗣良拿到土地使用批复后,开始扩建养殖场的第一天。他正在和请来的3个工人通人力方式,将130张9米长、40公斤重的板材,沿着崎岖的山路,分65次扛到建设场地。

 

当天室外温度超过33摄氏度,韦嗣良边擦汗边搬,每搬完两趟,他和工人都要电风扇旁休息几分钟。

 

当被问起为什么这么拼时,他脸上笑了一下说:“这种算什么,那种养鸡苗时白天喂食晚上巡查、昼夜不休的生活才折磨。”尽管过着远超“996”强度的生活,但小新和他接触一天下来,他都没有主动提起过“辛苦”一词。

 

大德村的扶贫第一书记吴李东也对他全力相助,从对口帮扶单位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柳州机务段争取来13.5万元的资金,用于扩建养殖场,再给韦嗣良和贫困户各购买2000只鸡苗。

 

韦嗣良也成立养鸡合作社,贫困户可以通过务工和鸡苗入股的方式,在养殖场取得收入。过去两年,共有约150余名贫困人口在养殖场中脱贫致富。

 

除去家禽养殖外,韦嗣良还看好小龙虾养殖,“今年我计划先养他10亩试试,成功的话,明年扩大到50亩。”韦嗣良说道。

 

根据他预计,2019年养殖场应该能出栏土鸡超过5万只以上,鹅也能有数千只。“现在这一批7000只鸡国庆节前就能出栏,应该能赚到15万元。下半年扩大规模后,今年净赚80多万元,问题不大。”韦嗣良说。

 

除了赚钱,韦嗣良最挂念的还是自己3岁的儿子。“之前我在柳州市看上一套房子,首付都给了,但是后来因家庭和工作原因只得遗憾放弃。希望能在儿子上小学前在柳州市买一套房,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和成长环境。”韦嗣良说道。

 

来源:中新社

关闭】 【返回顶部】 浏览: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文章,大部分来源于各相关媒体或者网络,内容仅供参阅,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有符合事实,或影响到您馦的文章,请用时告知,本站立即删除。谢谢监督】